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去闲的博客

如一片孤云自由;去半日空闲自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台风印象  

2012-04-08 13:17:58|  分类: 记忆回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对于舟山这样一个岛城来说,每年的7、8、9三个月都是台风多发的季节。据气象部门统计,每年平均有4.1个台风影响舟山,其中1.3个造成灾害。每当强台风到来的时候,那种排山倒海,墙倾房塌的景象实在是没有经历过的人难以想象的可怕。

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,好象每年台风都来得很频繁。每当台风来临的时候,父亲总是与渔船一道,到沈家门港等一些避风港躲避。而母亲则带着我们兄弟姐妹躲在家中,屋顶上则用石头、破旧的渔网等将瓦片牢牢地固定起来。但即便是这样,台风来临时,家里面依然是汪洋一片,屋外下着大雨,屋内则下着小雨。而当台风过后,常会听闻一些令人惊骇的事情:几号船归航晚了,出了大事,谁谁谁又走了;那里的海塘倒塌了,渔船驶进了海塘内与居民房屋撞在一起了;谁家的房屋倒塌了等等!但这一些由于自己从没亲身经历过,因此也没有什么深刻的体会。直到自己参加工作以后,才有了切身的体会。这里就记述几个关于台风的片段。

片断一

1981年,好象是9月30日吧,反正是国庆节马上就要到了。那一次,十四号强台风登陆舟山本岛。那时,我工作不久,在一个半渔半农的公社,主要从事文书、秘书岗位。因此,有一个很大的好处,就是台风来临的时候,几乎不用直接面对台风。可即便是这样,台风的威力依然让我心有余悸。

当天晚上,我坐在办公室守着电话机,把门关得紧紧的,但还是有雨水从门缝里打进来,风呼啸着不停地拍打着门窗,令人提心吊胆得很。不久,公社的院子里就漫了大水,水很快就将院子的地坪淹没,逐渐向办公室涌了进来。而公社的其他干部则全部出动,去动员低洼处的居民到半山的一个初级中学去避一避。而我就只能一个人看着大水慢慢涨上来,办公室里一些轻便的东西很快都飘浮了起来。我赶紧把一些纸张、油墨、报刊等容易受潮的东西搬到高一点的地方。直到半夜后,海潮退了,风雨也随之渐渐小了下来,院子里的大水渐渐退去,露出一地的泥泞。

但让我更惊讶的却还在后面。一早,我就听附近居民说:海边几十年来一直当作海塘的那一片鹅卵石滩几乎被台风给摧平了。要知道,那一片鹅卵石滩很是漂亮,象一弯月牙儿一般。两头突出的地方都是礁石,而靠内的一侧则是一条简易公路。几乎每天晚上我都要去散一会儿步,有时候直接走到礁石上坐下看晚霞,直到很晚才回转。可是,等我过去一看,哪里还有什么公路,满眼全是乱石了。

片断二

1989年,印象中那次台风来得特别早,编号为5号台风,时间大约就刚到六月吧。那年我在一个全农业的乡镇工作,似乎是休息日,白天在沈家门下棋,到傍晚时从广播中收听到台风来袭的消息,就连忙骑了一辆自行车往回赶。

路上风越刮越大,如果不是自己年轻而且力气不小的话,根本就骑不了自行车。当我骑到一段宽阔的地段,身后突然传来一阵“喀嚓嚓”的巨响。我急忙停下自行车,回头一看,身后大约不到六七米的地方,一颗路侧的绿化树竟然被狂风刮断了,而且这颗树还不小,倒在地上至少占据了半条公路。实在幸运那,要是我慢上几秒的话,也许就砸在我身上了呢。

片断三

1997年,大约是八月份的下半旬吧,11号强台风袭击舟山。当时,我在一个镇政府工作。台风袭击最厉害的时候,我们一些算是年轻力壮的都得到海塘沿线巡逻去。海水一个劲地往上涨,风雨刮得人根本睁不开眼睛,穿在身上雨衣、雨裤、高筒雨靴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,一出门就全身湿透了。

到了海边,原来一条宽阔的大道已经没影了,分不清哪里是海哪里是路,海水直浸到腿肚子。还有一位同事被风雨一刮,身体一摇晃,要不是旁边其他的同事拉一把,恐怕就掉到海里,从此永别了。

我们在塘边没巡多久,就传来一段海塘倒塌的消息。很快,许多早有准备的突击队员(咱也是)、驻军部队等将提前预备好的麻袋土包一个劲地往缺口填。但填下去多少,很快又会被浪潮卷走,根本就没用。后来,索性一部分人手拉手站到缺口上,一部分人丢麻袋包,才算稍好一点。但很快,预备好的麻袋土包竟然用光了。就只好派了部分人员,去附近的一个工业园区内挖土装包,运至缺口填上。直到潮水退潮,奋战才搞了一个段落。等我们回到镇政府院子时,整个人都已经没半点力气,宵夜都不想吃,穿着湿淋淋的衣裤就在办公桌上趴着睡了。

片断四

2003年,咱在一个街道的文化广播电视部门工作。大约是九月初的时候吧,由于那时国家已经对台风实行命名,就记不起到底是什么台风了。那天傍晚台风来袭,我们虽然早已做好了抗台的准备,但还是发生了很多意外。

意外一:三楼顶上加固好几道工序的地面卫星接收器竟然被台风刮飞,直接扎在对面一个自来水厂的二楼办公楼墙上。

意外二:一根空驾过国道的十米电杆竟然被刮倒在道路上,一辆当时驶过的小车竟被驾在横倒的电杆上,前面两个轮子悬空,动弹不得。

意外三:有线光缆电杆有超过十处倾倒,多处光缆断裂不能使用。

意外四:数不清的信号放大器、分支器不能使用,只能回收修理,而修理部门加班加点也过了好多天才完成。

 

上次由于自己在论坛上说过要写一篇关于台风的东西,虽然过去不少日子,但心里感觉象是欠了一笔债。乘这次休息日就回顾一下以前遇到过的几个片断,这么对付一下算是还债吧。这篇文字本来是准备发在论坛上的,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些词语的关系,竟然发了几遍都发不了,就只好这么对付一下了,请朋友们多多谅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